金代元好问有诗云:能吏寻常见,公廉第一难。只从明府到,人信有清官。清官的含义,简单说就是公正廉洁的官吏。自封建社会迄今,判断是不是好官标准之一,就是清廉与否,当官就要当清官,这是自古以来百姓对官员的殷切希望。

  清官的标准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侧重点。司马迁的标准是:行教、清廉、守法。在崇尚法家政治的战国、秦及汉初,守法是最主要的好官标准。三国末年开始,清、慎、勤成为清官标准。后来,又出现了诸如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、廉洁自律、严于律己、鞠躬尽瘁、言传身教、秉公执法、刚正不阿、公而忘私等形容官的词语。

  清官之德,核心在清廉二字。清廉是为政的首要前提,《周礼》就提出,对官员的考核有六廉——“廉善、廉能、廉敬、廉政、廉法、廉辨,六个方面均以为冠。明朝郭允礼撰写《官箴》,提出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,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;公则吏不敢慢,廉则民不敢欺。公生明,廉生威。可见,为政清廉,不以权谋私、不贪污受贿、廉洁奉公都是清官必要的品德。

  中国历史上出现了许许多多品行高洁、为人正直、处事公道的清官,如包拯、狄仁杰、海瑞、况钟、于成龙,等等。他们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,为后人所称颂。

  清正廉洁是中国共产党人应有的本色。革命先辈陈云不收礼,有口皆碑。有一次,陈云回故里探亲,乡亲们送了一些土特产表示心意。他感谢乡亲们后,即让随行人员将礼品如数退回。老一辈革命家的清廉精神一直延续至今,影响了无数共产党人。焦裕禄、孔繁森、郑培民、杨善洲,等等,都是党员干部队伍中的清廉典范。还有导弹司令杨业功坚持秉公用权,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自己所写的《公仆铭》——“位不在高,廉洁则名;权不在大,为公则灵;斯是公仆,惟吾德馨

  但也不可否认,有些党员干部贪赃枉法、巧取豪夺,作威作福、欺凌百姓,玩忽职守、贻害百姓。他们想的是前程、谋的是位子、盯的是私利,官职成了他们交易的筹码,权力成了他们敛财的工具。那些落马贪官,就是这样的反面教材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,当官要当舞台上端端正正的官,当清官,不要当庸官贪官,被人戳脊梁骨。”“良官善治,为万民之福;“劣官恶政,是天下之殇。培养造就一大批清官是兴国安邦所需、济世安民所要。

  思想家顾炎武说,诚欲正朝廷以正百官,当以激浊扬清为第一要义,而其本在于养廉。当今,要传承清风,培养清官,必须在激浊上施重典,在扬清上出妙招,在养廉上用良策

  激浊去污去污,通俗讲就是反腐戒贪。它是一项系统工程,警示教育、完善制度、监督到位、惩戒从严等措施要配套,打好组合拳,合力去污

  扬清擢优。招贤纳士则国家兴,任用贤良则事业成;信念坚定、为民服务、勤政务实、敢于担当、清正廉洁的干部选出来、用起来,把讲党性、重品行、做表率的好官树起来,对清官多加呵护,把能吏树为榜样。

  养廉廉洁。党员干部要把内化于心,将清廉为官的理念植入内心,从内心筑牢清廉的根基、筑起抵制腐败的坚固心墙”;外化于行,正确行使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,为民掌好权、用好权,在党纪国法面前,有所畏、有所怕、有所惧,常思法纪的威严、常看群众的眼光、常虑监督的严厉,利益面前不贪心、诱惑面前不动心,做无愧于党和人民的好干部。(范仁碧)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