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尹退休了。

  昨天离开时,一袋业务书和几件物品,就这样默默地静静地离开了,默默的似有一些心事,静静的似有几分安然。

  这样的“收官”之作不免一丝凄凉,凄凉到路人都愤愤不平:不管怎么说,退休的人,弄个茶话会,戴个红花,发个退休证,互相恭维恭维,最后共进晚餐,这些程序不管哪个单位,哪怕是私营企业也都会有的。况且他的工作单位是税务局,“不差钱”不抠门。单位以前退休的人也都搞了很好,很有气氛,怎么轮到他就变了呢?

  “一定是人缘不好,得罪了领导。”同事们猜测最多的就是这个原因。老尹这个人平时话不多,但说起话来会有点“冲”,这种性格肯定得罪不少人,难防有人故意给他难看。但也有人说这种可能不大,因为现任的一把手李局长刚参加工作时就是他的手下,是一手培养起来的。在行将退休时,李局长不看僧面看佛面,肯定是做不出来的。然而直到他办完手续还是没有一点欢送的动静,只听说李局长找他谈了几次话后就没有了下文,算是一个正式的送别。

  李局长和他说了什么不得而知,但从他的情绪看似乎没有变化。他将要交接的工作弄得清清楚楚,特别是做了10多年的档案管理工作手把手地教同事,用熟了的扫描仪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摸了又摸、擦了又擦……

  他越是这样,同事们越是感叹老尹的命苦。年轻时,能干的妻子开了一家餐馆,指望利用他的关系带来些人气,指望他的税务官身份“优惠”一些税收。他不仅不帮忙,还批评妻子,为此两口子架没少吵,失望的妻子选择了离开,留下一双儿女。他既当爹又当娘,辛苦了一辈子,儿女成家了,他也退休了,回到家连个伴也没有,你说苦不苦? 

  更何况养老安身的住所也不理想。由于一生的积蓄都用在培养儿女身上,老尹没有能力在城里购房。老家的支书同情他,让他在宅基地上建了两间小平房,算是有了安身的地方。但由于路途远,老尹一个星期才能回去一趟,平时领导照顾他在单位过夜。现在不用奔波了,但养老、看病等又有诸多不便。都说人有三悲,老尹少小时父母就不在,中年时虽没有丧偶,但和丧偶也没有多大区别。他一人就摊上了两个,这事儿谁听了都同情。

  没有送别仪式,他邀请了单位的15个同事到他家做客,自己买菜自己下厨,弄了两桌,同事们想这不是明摆着反客为主,将组织和领导的“军”么?谁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酒过三巡之后,老尹打开了话匣子:退休对于我是大事,从组织讲对我要有个交待,从个人感情讲恋恋不舍。但中央有个八项规定,一切从简。虽然有一些想法,但我这个人一辈子不求人,不做为难人的事,所以请大家来家里聚聚,也蛮好,更温馨。这样做也许是以后退休人员的一个新时尚。

  一番话让全场释然,气氛更加热烈。在推杯换盏之际,大家对老尹平添了几分敬意,频频举杯,祝愿老尹的晚年永远幸福!(杨建勤)

来源:清风扬帆网